CrellaMaybe

写字,画画。
做喜欢的事,不拖延。

芋圆烧仙草
究竟要怎么开头呢?

如果我说,看到招牌时就仿佛 听到晶莹透亮的黑色仙草冻水灵灵的呼唤,舌头裹住滑溜溜的芋圆,将金属银勺捅进冰沙,感受微小的阻力一路向前直至碗底。

我会有罪恶感。我可是为了减肥,加了蔗糖辅料的糖浆,颗粒都不愿意吃啊。

店内暗色木桌木椅,除了顶灯,前台有几盏射灯,霓虹广告牌也不怎么亮。

一下子把人从烈日骄阳拽进万籁俱寂的深谷。

半碗冰沙,敷一层烧仙草,一边放着十几粒芋圆,另一边一小堆儿煮红豆。盘中还有一小盒甜奶,根据口味调试。

这是从台湾传入的小吃,夏天尤其受欢迎。降热解暑,重要的还是很美味。

我嗜甜,奶盒全部加入后,把冰沙翻上来,搅拌搅拌。(只想着吃的我突然想起来还要拍照啊!然而卖相已经很差了( ;´Д`) 就放弃了)

冰沙红豆是绝配,吃到嘴里,绵中带沙,清甜可口。冰沙比雪糕,冰镇饮料都要温和,凉而不冰。煮红豆中掺入糖浆,粘粘的,经过冰冻豆质不软,十分果腹。

烧仙草则是仙草汁加淀粉和配料放冷成仙草冻切块。这是闽南,台湾地区的驰名饮品,清热解暑,消炎美容。和我们常吃的龟苓膏相似,但据说做法材料不同。整个呈深玳瑁色,微苦微甜。

传说是后羿坟上长出一种仙草,可解暑。也算是他最后对世人的解救和养护吧。

芋圆作为点睛之笔,几颗紫色,几颗黄色,大概分别由紫薯和红薯作原料,加入木薯粉和其他配料,煮熟后即可放入冷水中,过程复杂不可马虎,否则口感就会大打折扣。芋圆本身没有甜味,但入口后 粗粮香味可以立刻品尝出来。吃得人心柔软。

整碗烧仙草甜味不重,清清凉凉,仿佛在山后瀑布下戏水洗澡。分量也足,我和我妈共吃一碗,作为饭后零食足够了。

夏天,真快乐啊!
(图片来自网络)

5.6 以后就这么写下去好不好

最近生活太悠闲了,有足够的时间让你兴奋的。竟然影响到睡眠了。

凌晨醒过来,恍恍惚惚,还不到三点。

伴随突然醒来的夜晚最好的是什么,不是手机,而是食物。对一个刚刚减完肥的人来说,她绝对可以意识到食物是安抚心灵最好的东西。

不能让老妈发现,她总是过多操心我的睡眠。晚上一遍遍催促,早上还不能起早。就算失眠也不能开灯。所有电子产品都没收。

还好,她睡得很好。可以听见微弱的鼾声。

我蹑手蹑脚打开冰箱,借着黄黄的顶灯,从隔壁架子上扯出一包绿绿的(?)蒸蛋糕。塑料包装袋呲啦呲啦响…还好,老妈没听见。

然后拿出一包酸奶。本来犹犹豫豫,因为最近不能吃太凉的东西。哼,好想吃雪糕啊……那就先喝奶充饥吧。

据说奶并不能助眠哦,只是它热量不高,可以饱腹,而饱腹可以加速入眠。

又悄悄走回床上,中途已经很小心,迈很小的步伐了,还是撞到小凳子了。

kindle的微光 配 抹茶蒸蛋糕 配 冰凉的酸奶。

入睡前 最奢侈 的享受。

你看,享受也就在平常的生活里。
下次失眠的夜晚当作是对自己的款待吧。

☆〜(ゝ。∂)
(图片来自网络)


每一代有每一代的任务,而我是社会的一个环。
我想把我所想的东西说出来,我想打破奴性的枷锁。
————4.27.2018


4.27.2018
失眠,干燥的艳阳天,胃病又犯。
可是,这中平庸甚至无聊的生活,有些人也永远无法体会了。

一年之前,作家林奕含用尽最后的生命力,选择自杀。
一年之后,这个世界变本加厉。层出不穷的高校丑闻让我觉得是不是时间扭曲,否则不可能没有人从林的死中得到震撼。

没错,我今天说的就是高校丑闻,教师利用权力,利用少年少女的无知,粉饰欺骗,诱奸学生, 造成学生不可治愈的心理创伤,折磨直到死亡。而这个人,还坐在神坛之上,以自由恋爱为由,等待舆论风平浪静。背后的阴险,无人再在乎。

这个世界上有多少李国华,又有多少尚未被曝光。
更可怕的是,他们以一种几乎无法受到法律制裁的方式。诱奸,粉饰,洗脑。

这种长期的,奴役性质的行为,让女孩儿们处于一种自卑羞耻的心理冲突。
这种心理冲突就是 “享受受害者身份”的自我催眠心理。

“他发现社会对性的禁忌感太方便了,强暴一个女生,全世界都觉得是她自己的错,连她都觉得是自己的错。罪恶感又会把她赶回他身边。罪恶感是古老而血统纯正的牧羊犬。 ”

我姑且揣测一下。
——老师说,他以这种方式爱我。
——老师是我崇拜的人,他说我本来就配不上他,我的美分享给他,是我的报恩。

这种极度险恶的言论,或许并不是危言耸听。

而善良的,无知的少女,就带着这种令人绝望的奴性,和自己的自卑与羞耻抗争,陷入精神的暴乱。

好,她们是陷入了一种类似恋爱的情绪。可是这种情绪带来的是精神疾病,是变态者利用权势,利用语言骗来的。在这些 “李国华”眼中,这就是所谓自由恋爱。法律无法制裁他们。

美国多所大学明确规定,禁止师生恋。因为这种不对等关系有太多漏洞可钻。感情,一旦和权力挂钩,就会冒出心怀不轨的人。
我不是说绝对反对师生恋,但是我绝对反对恋童癖,简直下作。

孩子们被侵犯而不自知,眼中有点害羞的样子。不是愤怒,而是感觉悲惨。
惨。

林奕含,把最后的生命力用在了作品里。这是一部可以用来研究的作品。
可我们不能期望太多,因为感同身受太难,不能要求不忘却。

我能做的,也只有在这个特殊的日子,拼命抓住死者的头发,写下这些。

你学习好,但你不是听话的孩子

小时候听过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
-学习那么好啊,真听话!

现在想想,为什么学习好就是听话呢?我身边的朋友很多很普通但是很暖啊。

小时候,我也以为有知识的人性格一定都好。可是我最最不理解的事发生了——我,所遇到的所有,思想品德课(就是政治)的老师,永远一脸“你他妈的三观真不正”。

或许是我运气太差,我的老师们都太受课本影响,他们觉得要迎合他们心中的标准才是好学生。
可惜我不是,而且还挺倔。
老师,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情况不是吗?您说成绩可以不好,做人要正直。可是您还在我们考砸的时候对我们施加语言暴力,把我们贬低地一无是处。当初我竟然以为自己真的有那么不堪。

老师,您现在讲台上,一定有比我们强的地方。但是您觉得您可以随意支配我们的意志,只是痴心妄想罢了。

虽然已经从您的班毕业许久,但说实在,您留的影响一直没有消去。在后来的生活中,我还会遇到类似您的人,好在有前车之鉴,我已经不会那么伤心了。

生日蛋糕 丹尼尔•莱昂斯



“她清理了那些残渣,用一块海绵擦掉蛋糕底座上的 糖衣污渍,然后打开糕点盒盒,把新蛋糕拿出来放进玻璃罩。外面天已经黑了,围绕着城市的山丘上,几百座房屋窗口的灯火亮着,就像圣诞树树枝上白色的小灯泡她想到她的孩子们,他们就住在那些山上,正在和他自己的孩子吃晚饭一一那些细皮嫩肉的小男孩小女孩从他们奶奶的拥抱里缩走,外套也不脱,互相窃窃私语着直到离开。窗边有点凉,她打了个哆嗦,往后退了步。”

我竟然不知道说什么了。
只是觉得世间每一个刻薄的人,除了自身的性格之外,会有一些别人理解不了的秘密所在。所以,姑且抱着宽容的心态对待吧。
但是,如果我是那个老太太,我可能会把蛋糕让出来。就算是为了孩子。每一个孩子都是孩子。
但她这样做无可厚非,我们理解不了一个失去孩子的母亲的痛苦。他们可能会对世间所有的孩子都有排斥的心态,因为不公。
我们不能以一个道德高点看世间百态。不能随便呵斥别人,这是毕飞宇说的。

两个人的救赎

« 空间 ». 爱丽丝•门罗

读后感

如果不读最后两页,我会以为这是严肃杂志上一篇真实的故事。讲述失去三个孩子的母亲,而偏偏杀手是孩子的父亲。

不论如何,好久都没有读过类似的文章了。我不太看报纸新闻。只看大家对一件事情的评价,以某个方向去了解一件事。

但这次单纯读了一个故事。

孩子的死亡。这个主题的作品太多了。

<<温柔之歌>>便是保姆杀害三个孩子的故事。所以这次我也先入为主的猜测是玛吉太太。万万没想到是孩子的父亲,为了报复女主的赌气夜不归宿,或是真如他所说,不想让孩子们以为母亲抛弃了他们而失望,所以就杀掉了。

我觉得他是个疯子。偏执狂。我很难想象为什么他在这么大错之下,女主还是依恋着他。难道是同情?因为那是他们共同的孩子?

他爱孩子们,这是不可置疑的。他强迫女主用母乳,他在家教孩子各种各样的知识,认为带领孩子的应该是父母而不是教育部。

可是为什么他杀掉孩子们,这么轻易的?

他对女主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感情?我感觉是一种控制。他过强的自尊心,疑心重重,到处压迫着女主。

但是,女主爱他。或许是爱他吧,又或许是对生活的屈服。她格外小心,甚至把头撞向地板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他用压迫,固定住心中的自我意识。但是在外面他冷嘲热讽只是一滴水,浇不灭他心中莫名的怒火。所以只能对妻子发作。

但当妻子开始有一丝反抗,他便仿佛失去了最后的底牌。

比如下面这一段:

她让他别说疯话。

他回道,疯的不是他。除了疯女人,天底下谁会给家人买毒药?——

而这毒药只是因为罐子上有小坑而打折的通心粉,他认为有瑕疵的东西就是有毒。

女主受不了了,在朋友家过了一夜,回来后,三个孩子都已经死亡——两个死于窒息,一个被尖利的刀刺死。

他被诊断是精神失常。免予刑事责任,交付于安全机构看管。

而后来女人心灵的逐渐痊愈,男人的自我认知一说。在我看来有些魔幻的色彩,可能这就是男人从另一端走出来—-虽然是越走越远。他走向了一片空虚,他思考自己,思考社会。他还看见了死去的孩子们,他说这是神赐予他的能力。

他的两封信在我看来很不可思议,尤其是第一封。他思考的深度,令我惊叹。这不是他看书得来的,这些东西只是他杀害了孩子们后的遗留物。

最后,女主在赶去伦敦探视时,意外救了一个临死的年轻人,用他丈夫交给她急救孩子们的方式。

年轻人终于有了呼吸,微弱但是执着,胸口温顺地起伏着。

故事的最后,她只是注视着这个她刚刚救过来的年轻人,她想守护好,一起等救护车来。

-你不去伦敦了?

-不去。



幸福的西绪弗斯

西绪弗斯被罚推巨石上山,每次快到山顶,巨石就滚回山脚,他不得不重新这徒劳的苦役。听说他悲观沮丧到了极点。



可是,有一天,我遇见正在下山的西绪弗斯,却发现他吹着口哨,迈着轻盈的步伐,一脸无忧无虑的神情。我生平最怕见到大不幸的人,譬如说身患绝症的人,或刚死了亲人的人,因为对他们的不幸,我既不能有所表示,怕犯忌,又不能无所表示,怕显得我没心没肺。所以,看见西绪弗斯迎面走来,尽管不是传说的那副凄苦模样,深知他的不幸身世的我仍感到局促不安,



没想到西绪弗斯先开口了,他举起手,对我喊道:



“喂,你瞧,我逮了一只多漂亮的蝴蝶!”



望着他渐渐远逝的背影,不禁思忖:总有些事情是宙斯的神威鞭长莫及的,那是一些太细小的事情,在那里便有了西绪弗斯(和我们整个人类)的幸福。

以上内容来自 周国平 散文集

ε=ε=ε=ε=ε=ε=┌(; ̄◇ ̄)┘(分割线)


恬静的生活,不过说是有些机械单调,除了前天去参加了毕飞宇作家的沙龙,整日就是家,图书馆,还有妈妈工作的地方。



但这也不好说,因为我常在这三点一线的生活中寻找乐趣。

我逛遍了附近商场的地下超市,每天不重样的买没有吃过的街边小吃,我知道哪里的烤面包最香软,而哪里的比较酥脆。知道咖啡厅哪里,几点的阳光最动人,而哪里,几点又是角落乘凉。

有时我在图书馆席地而坐,啃着从家里带来的苹果充饥。偶尔,去馆内的音像咖啡厅买袋越南杏仁饼干,听着音乐(但其实很吵),站站坐坐一下午。

生活也没有那么单调了。

睡觉的时间是晚上1点到第二天7点半。我还比较满意,晚上我会看书直到自己可以清晰感受到睡意。然后睡觉,这样效率很高。有趣的梦更像是一个惊喜,我想编写下来,却因回忆不全迟迟下不了手。只是寥寥记了几个场景,算了,先放在一边,由他自生自灭吧。若有一天,我想起了,还会从湖底捞起沥干备用。

早晨学习,浏览些东西。一面读着,一面听窗外各种声音游走。耳机里的白噪音总是令人出戏,比如我的身体是阳光晒着暖融融的,耳机里却是淅淅沥沥下的小雨。哎,算了,也怪我选的不认真,但我总觉得不如三次元世界的来的有人情味儿,你看,现在外面就是——-请注意,倒车-请注意,倒车......

然后洗漱,午饭。下午去图书馆,一直呆到晚上8点,学法语,再看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书,一般是一楼二楼各拿两本。

晚饭就逛着买,按自己的意愿,也随缘。说不定就碰上了些新鲜。我觉得自己就是城市的发现者啊!

作为西绪弗斯,我想我再也想不出比这更美好的生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