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llaMaybe

写字,画画。
做喜欢的事,不拖延。


每一代有每一代的任务,而我是社会的一个环。
我想把我所想的东西说出来,我想打破奴性的枷锁。
————4.27.2018


4.27.2018
失眠,干燥的艳阳天,胃病又犯。
可是,这中平庸甚至无聊的生活,有些人也永远无法体会了。

一年之前,作家林奕含用尽最后的生命力,选择自杀。
一年之后,这个世界变本加厉。层出不穷的高校丑闻让我觉得是不是时间扭曲,否则不可能没有人从林的死中得到震撼。

没错,我今天说的就是高校丑闻,教师利用权力,利用少年少女的无知,粉饰欺骗,诱奸学生, 造成学生不可治愈的心理创伤,折磨直到死亡。而这个人,还坐在神坛之上,以自由恋爱为由,等待舆论风平浪静。背后的阴险,无人再在乎。

这个世界上有多少李国华,又有多少尚未被曝光。
更可怕的是,他们以一种几乎无法受到法律制裁的方式。诱奸,粉饰,洗脑。

这种长期的,奴役性质的行为,让女孩儿们处于一种自卑羞耻的心理冲突。
这种心理冲突就是 “享受受害者身份”的自我催眠心理。

“他发现社会对性的禁忌感太方便了,强暴一个女生,全世界都觉得是她自己的错,连她都觉得是自己的错。罪恶感又会把她赶回他身边。罪恶感是古老而血统纯正的牧羊犬。 ”

我姑且揣测一下。
——老师说,他以这种方式爱我。
——老师是我崇拜的人,他说我本来就配不上他,我的美分享给他,是我的报恩。

这种极度险恶的言论,或许并不是危言耸听。

而善良的,无知的少女,就带着这种令人绝望的奴性,和自己的自卑与羞耻抗争,陷入精神的暴乱。

好,她们是陷入了一种类似恋爱的情绪。可是这种情绪带来的是精神疾病,是变态者利用权势,利用语言骗来的。在这些 “李国华”眼中,这就是所谓自由恋爱。法律无法制裁他们。

美国多所大学明确规定,禁止师生恋。因为这种不对等关系有太多漏洞可钻。感情,一旦和权力挂钩,就会冒出心怀不轨的人。
我不是说绝对反对师生恋,但是我绝对反对恋童癖,简直下作。

孩子们被侵犯而不自知,眼中有点害羞的样子。不是愤怒,而是感觉悲惨。
惨。

林奕含,把最后的生命力用在了作品里。这是一部可以用来研究的作品。
可我们不能期望太多,因为感同身受太难,不能要求不忘却。

我能做的,也只有在这个特殊的日子,拼命抓住死者的头发,写下这些。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