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llaMaybe

写字,画画。
做喜欢的事,不拖延。

两个人的救赎

« 空间 ». 爱丽丝•门罗

读后感

如果不读最后两页,我会以为这是严肃杂志上一篇真实的故事。讲述失去三个孩子的母亲,而偏偏杀手是孩子的父亲。

不论如何,好久都没有读过类似的文章了。我不太看报纸新闻。只看大家对一件事情的评价,以某个方向去了解一件事。

但这次单纯读了一个故事。

孩子的死亡。这个主题的作品太多了。

<<温柔之歌>>便是保姆杀害三个孩子的故事。所以这次我也先入为主的猜测是玛吉太太。万万没想到是孩子的父亲,为了报复女主的赌气夜不归宿,或是真如他所说,不想让孩子们以为母亲抛弃了他们而失望,所以就杀掉了。

我觉得他是个疯子。偏执狂。我很难想象为什么他在这么大错之下,女主还是依恋着他。难道是同情?因为那是他们共同的孩子?

他爱孩子们,这是不可置疑的。他强迫女主用母乳,他在家教孩子各种各样的知识,认为带领孩子的应该是父母而不是教育部。

可是为什么他杀掉孩子们,这么轻易的?

他对女主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感情?我感觉是一种控制。他过强的自尊心,疑心重重,到处压迫着女主。

但是,女主爱他。或许是爱他吧,又或许是对生活的屈服。她格外小心,甚至把头撞向地板以证明自己的清白。

他用压迫,固定住心中的自我意识。但是在外面他冷嘲热讽只是一滴水,浇不灭他心中莫名的怒火。所以只能对妻子发作。

但当妻子开始有一丝反抗,他便仿佛失去了最后的底牌。

比如下面这一段:

她让他别说疯话。

他回道,疯的不是他。除了疯女人,天底下谁会给家人买毒药?——

而这毒药只是因为罐子上有小坑而打折的通心粉,他认为有瑕疵的东西就是有毒。

女主受不了了,在朋友家过了一夜,回来后,三个孩子都已经死亡——两个死于窒息,一个被尖利的刀刺死。

他被诊断是精神失常。免予刑事责任,交付于安全机构看管。

而后来女人心灵的逐渐痊愈,男人的自我认知一说。在我看来有些魔幻的色彩,可能这就是男人从另一端走出来—-虽然是越走越远。他走向了一片空虚,他思考自己,思考社会。他还看见了死去的孩子们,他说这是神赐予他的能力。

他的两封信在我看来很不可思议,尤其是第一封。他思考的深度,令我惊叹。这不是他看书得来的,这些东西只是他杀害了孩子们后的遗留物。

最后,女主在赶去伦敦探视时,意外救了一个临死的年轻人,用他丈夫交给她急救孩子们的方式。

年轻人终于有了呼吸,微弱但是执着,胸口温顺地起伏着。

故事的最后,她只是注视着这个她刚刚救过来的年轻人,她想守护好,一起等救护车来。

-你不去伦敦了?

-不去。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