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ellaMaybe

写字,画画。
做喜欢的事,不拖延。

幸福的西绪弗斯

西绪弗斯被罚推巨石上山,每次快到山顶,巨石就滚回山脚,他不得不重新这徒劳的苦役。听说他悲观沮丧到了极点。



可是,有一天,我遇见正在下山的西绪弗斯,却发现他吹着口哨,迈着轻盈的步伐,一脸无忧无虑的神情。我生平最怕见到大不幸的人,譬如说身患绝症的人,或刚死了亲人的人,因为对他们的不幸,我既不能有所表示,怕犯忌,又不能无所表示,怕显得我没心没肺。所以,看见西绪弗斯迎面走来,尽管不是传说的那副凄苦模样,深知他的不幸身世的我仍感到局促不安,



没想到西绪弗斯先开口了,他举起手,对我喊道:



“喂,你瞧,我逮了一只多漂亮的蝴蝶!”



望着他渐渐远逝的背影,不禁思忖:总有些事情是宙斯的神威鞭长莫及的,那是一些太细小的事情,在那里便有了西绪弗斯(和我们整个人类)的幸福。

以上内容来自 周国平 散文集

ε=ε=ε=ε=ε=ε=┌(; ̄◇ ̄)┘(分割线)


恬静的生活,不过说是有些机械单调,除了前天去参加了毕飞宇作家的沙龙,整日就是家,图书馆,还有妈妈工作的地方。



但这也不好说,因为我常在这三点一线的生活中寻找乐趣。

我逛遍了附近商场的地下超市,每天不重样的买没有吃过的街边小吃,我知道哪里的烤面包最香软,而哪里的比较酥脆。知道咖啡厅哪里,几点的阳光最动人,而哪里,几点又是角落乘凉。

有时我在图书馆席地而坐,啃着从家里带来的苹果充饥。偶尔,去馆内的音像咖啡厅买袋越南杏仁饼干,听着音乐(但其实很吵),站站坐坐一下午。

生活也没有那么单调了。

睡觉的时间是晚上1点到第二天7点半。我还比较满意,晚上我会看书直到自己可以清晰感受到睡意。然后睡觉,这样效率很高。有趣的梦更像是一个惊喜,我想编写下来,却因回忆不全迟迟下不了手。只是寥寥记了几个场景,算了,先放在一边,由他自生自灭吧。若有一天,我想起了,还会从湖底捞起沥干备用。

早晨学习,浏览些东西。一面读着,一面听窗外各种声音游走。耳机里的白噪音总是令人出戏,比如我的身体是阳光晒着暖融融的,耳机里却是淅淅沥沥下的小雨。哎,算了,也怪我选的不认真,但我总觉得不如三次元世界的来的有人情味儿,你看,现在外面就是——-请注意,倒车-请注意,倒车......

然后洗漱,午饭。下午去图书馆,一直呆到晚上8点,学法语,再看一些自己感兴趣的书,一般是一楼二楼各拿两本。

晚饭就逛着买,按自己的意愿,也随缘。说不定就碰上了些新鲜。我觉得自己就是城市的发现者啊!

作为西绪弗斯,我想我再也想不出比这更美好的生活了。

评论

热度(4)